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能源 > 非拆不可?Facebook们躲不过反垄断处罚

非拆不可?Facebook们躲不过反垄断处罚

2019-05-21 来源:飞象网  浏览:    关键词:马克·扎克伯格,脸书,市场垄断,科技,反垄断法

拆分Facebook的呼声并不新颖,但这样尖锐的行动从马克・扎克伯格曾经的室友、创业同伴口中说出,的确令人有些诧异。

5月9日,Facebook分离开创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纽约时报》发表长达6000字的评论文章称,是时分拆分Facebook了!掩盖在科技巨头们头顶的反垄断乌云,似乎不时都在。

就在不久前,5月14日,苹果刚阅历一场反垄断败诉案,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用户能够就苹果应用商店抽成30%发起反垄断诉讼。

时间再往前推,3月20日,另一家科技巨头谷歌因扼杀在线广告范畴的行业竞争,被欧盟反垄断机构罚款14.9亿欧元,这是两年内谷歌收到的第三张欧盟罚单。

在谷歌之后,欧盟的监管之手也伸向了亚马逊和苹果。

值得关注的是,突破科技巨头的垄断正在成为驴象之争的焦点议题。

今年3月,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直言,如当选将采取措施拆分这些垄断科技企业。

此起彼伏的拆分声音,让科技大佬们感到厌倦。

早前,苹果CEO库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关于科技公司被描画成垄断者感到失望。

科技巨头究竟有没有垄断?为何频频被监管部门盯上?种种拆分科技公司的提议能否可行?盘绕Facebook们的反垄断争论,从未中止!“是时分拆分Facebook了”2004年2月4日,扎克伯格和他的哈佛大学室友们创建了Facebook.从最初的校园网站到往常的社交王国,Facebook用15年发明了增长奇迹,截至2019年3月31日,官网数据显现Facebook每月有23.8亿生动用户。

曾经密切的同伴关系,在2009年终了。

Facebook分离开创人休斯和扎克伯格最近一次见面是在2017年的夏天,当时Facebook还未深陷剑桥剖析丑闻。

固然已不在Facebook工作十年,但休斯说他感到一种愤恨、一种义务感。

这种复杂的心情源于:扎克伯格对增长的关注招致为了点击量而牺牲了安全和文化。

“马克的影响力是惊人的。

”在拆分Facebook的长文中,休斯指出Facebook控制着三个中心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而扎克伯格在Facebook董事会中控制着大约60%的投票权。

这意味着,马克能够一个人决议Facebook的算法配置、隐私设置,决议用户接纳的新闻推送,以至决议哪些音讯能够被发送。

作为Facebook最初音讯推送团队的一员,休斯指出,Facebook的工程师们经过算法来决议哪些用户的评论或体验最终会显现在其朋友和家人的音讯提要中。

这些算法规则不只针对性强,并且十分复杂。

关于Facebook在音讯推送的影响力,扎克伯格并不承认。

今年3月,他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议员们经常通知我说,我们在决议用户行动方面具有太多的权益,我同意这种说法。

”这正是休斯感到失望的一个缘由,早期的Facebook团队没有认真思索音讯推送算法,将如何改动我们的文化,影响政治选举,以及赋予一个人多大的权益。

“不论垄断公司指导人的企图有多好,马克的权益是史无前例的,”在署名的长文中,休斯强调美国是一个有控制垄断传统的国度,而且具有控制Facebook统治的工具,“但似乎曾经遗忘了它们”。

“是时分拆分Facebook了!”休斯说。

针对谷歌和亚马逊亦有拆分计划?“Facebook的拆分其实有不同的缘由,”芬兰国际创新社会学院的华人学者、法学博士李兴安向南都记者剖析,这不只触及信息发布、垄断问题,也与Facebook的隐私问题以及商业方式有关。

作为曾经的中心成员,休斯很分明,Facebook的商业方式是树立在用户留意力上。

他说用户平均每天花一个小时在Facebook上,Instagram的用户每天则最少花53分钟来阅读图片和视频。

在享用免费效劳之外,用户付出的代价是,个人数据和留意力被Facebook收割用于数据剖析,进而定向推送广告。

“他们发掘用户的信息,并应用这些数据获利。

”早在2015年,苹果CEO蒂姆・库克曾谈论过Facebook和谷歌的广告创收方式。

今年年初,库克更是在《时期》杂志的一篇署名文章上呼吁―――“2019年是时分捍卫隐私权了。

消费者不应该再容忍公司不担任任地积聚大量用户数据。

”关于Facebook而言,隐私像是一道暴露的“伤疤”,曾经惊心动魄往常亦难以抹去。

2018年3月,数据公司剑桥剖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指应用Facebook的8700万用户数据支配美国大选。

未尽到数据维护职责的Facebook因而深陷行动漩涡。

“很显然,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还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来避免这些工具成为害人的工具,无论是呈现假新闻、干预外国选举还是开发商滥用人们的信息。

这是一个错误,我很负疚。

”2018年5月22日,扎克伯格在欧洲议会接受质询时坦言。

令人遗憾的是,剑桥剖析事情尚未淡出公众视野,今年3月,Facebook又曝出数据丑闻,2亿至6亿个Facebook和Instagram用户的密码在公司内部以明文存储,且已被上千个Facebook员工搜索过,最早能够追溯到2012年。

“Facebook对用户数据的不担任任行为,让人们感到不安。

”有“硅谷创业教父”之称的FoundersSpace开创人兼总裁、天使投资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n Hoffman)通知南都记者,人们想要惩罚Facebook,以至连Facebook的分离开创人休斯亦主张拆分公司。

霍夫曼留意到,“2020年大选当前,许多政治人物也在疾呼拆分巨头。

”其中气势较大的当属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早在今年3月,沃伦宣布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后,便发布了一项拆分Facebook、亚马逊、谷歌的计划,称要突破垄断,促进市场竞争。

“休斯是对的!”最近,沃伦在网上回应了休斯的长文,并重申今天的科技公司有太大的权益,它们推翻了竞争、应用用户的私人信息牟利,伤害了小企业并扼杀创新,所以是时分拆分科技巨头了。

20年前,微软也差点被一分为二事实上,拆分巨头企业在美国有例可循。

“为什么会有拆分的声音呈现?”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学院法治研讨院副院长丁晓东通知南都记者,这是出于美国的反托拉斯法律和历史,包括美国电信巨头ATT和微软都曾历经拆分漩涡。

19世纪80年代末,美国在石油、采煤、榨油、烟草、制糖等部门都呈现了垄断组织。

这些公司在获取超额利润的同时,也被指破坏了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结构,招致中小企业主、农场主的破产和宽广劳动大众生活的恶化。

为了缓和社会矛盾,1890年,美国国会经过了全球第一部反垄断法《谢尔曼反托拉斯法案》(The Sherman Antitrust Act)。

最初的一同严重反垄断诉讼是在1911年,经过七年诉讼,美国最高法院裁定首富洛克菲勒的规范石油在反垄断中败诉。

随后,规范石油被拆分为34家地域性石油公司。

较近的一场垄断企业瓦解案发作在35年前。

1984年,依据谢尔曼法案,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被拆分红一个继承了母公司称号的新ATT公司(专司长途业务)和七个本地电话公司(即“贝尔七兄弟”)。

在科技界,差点被拆分的是巨头微软。

2000年,美国联邦法院法官托马斯・杰克逊曾作出一项判决,由于违背美国反垄断法,微软应当被拆分为二,一家公司专注于Windows业务,另一家专注于应用业务。

后来微软不服提起上诉,最终推翻了被拆分的决议。

不过,微软也付出代价,交了罚款且开放了部分Windows系统源代码。

时至今日,在最新拆分科技巨头的声音中,一些人以至给出了细致计划。

在休斯看来,美国政府需求突破Facebook的垄断,然后对公司中止监管。

2012年,Facebook收购了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两年后又将移动聊天工具WhatsApp收入囊中,同时Facebook也具有自己开发的聊天软件Messenger.未来扎克伯格表示,将把这三个产品中止底层的整合,完成互联互通。

随着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完成,Facebook的在线社交位置进一步稳定。

“一开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就应该阻止这些兼并。

”休斯呼吁FTC撤回这项同意,并在未来几年遏止此类收购。

他还强调,这一动作一定要快,由于WhatsApp和Instagram尚被作为母公司内部的独立平台管理,往常拆分相对容易。

一旦扎克伯格把旗下三款聊天软件中止互通整合,那就难办了。

在年初,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沃伦发布的计划中,拆分已完成并购的科技公司也是重要的举措。

她还提议撤销亚马逊对全食超市和Zappos;Facebook对WhatsApp和Instagram;谷歌对Waze、Nest及DoubleClick的一系列并购。

同时,沃伦表示科技巨头不能“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发起”,应经过立法将大型技术平台指定为“平台公用工具”,并与其平台上的用户分割开来。

简单来说,就是Google不能在搜索引擎中推行自己产品,亚马逊也不应在自家批发平台出卖商品。

拆分并不能处置隐私等问题关于拆分提议,5月10日,英国前副首相、Facebook全球事务和通讯副总裁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撰文回应,休斯提到的选举干预和隐私维护等问题,并不会由于拆分Facebook或任何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而消逝。

同时克莱格以为,Facebook是一家垄断企业的说法很难站得住脚。

理由是,Facebook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数字广告,在美国在线广告市场的份额估量只占20%.而在即时通讯范畴,Facebook也还没有在美国、中国和日本这三大市场占领抢先位置。

“胜利不应该遭到惩罚。

”克莱格表示最重要的不是范围,科技公司的问责应该经过为互联网制定新规则来完成,这正是马克・扎克伯格所呼吁的。

“事情变得多么糟糕”,美国硅谷的创业家霍夫曼对南都记者表示,就连马克・扎克伯格往常也在倡导将监管作为分拆公司的替代计划,这很不寻常。

关于垄断问题,学者李兴安以为,Facebook依然处于有利的位置。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在调查Facebook的隐私理论,而不是垄断。

”李兴安对南都记者指出,固然Facebook事实上曾经是同类业务上的巨无霸,但是官方还没有展开对它能否构成垄断的调查。

关于科技巨头被贴上垄断的标签,苹果公司CEO库克感到懊丧。

5月6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了拆分科技公司的呼声,称苹果不存在垄断,不应被拆分。

而就在一周后,当地时间5月13日,苹果输掉了一场反垄断诉讼官司。

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比4的投票结果判决,iPhone用户有权就苹果应用商店抽取30%的佣金向法院提起诉讼。

当然,这只是赋予了消费者起诉的权益,同意下级法院推进相似的反垄断案,但并未对苹果应用商店能否存在垄断作出定论。

能够说,真正的官司才拉开序幕。

有剖析以为,在这场目前已持续十年,盘绕苹果App Store的法律拉锯战中,假如苹果最终败诉的话,可能因而被迫调整“摇钱树”App Store的抽成机制,也可能需求应对高额的诉讼罚款。

更重要的是,其他巨头的相关线上业务包括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或都将面临相似的诉讼。

不难发现,反垄断机构正在加大对科技巨头的调查力度。

最近两年内,谷歌因反垄断问题,被欧盟三次罚款累计93亿美圆。

近一年来,美国在线电商平台亚马逊也在全球各地遭遇了多起反垄断调查。

最新一同是4月16日,因涉嫌滥用市场支配位置,意大利反垄断监管机构对亚马逊旗下的5家公司发起了调查。

拆分的目的是让市场竞争充沛“固然运营遭到的监管力度史无前例,但我们仍以为应该做得更多。

”在回应文章中,Facebook全球事务担任人克莱格称,扎克伯格不久前在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面,谈及技术的影响和立法处置的必要性。

未来,Facebook将专注四个关键范畴,包括减少人们发布的有害内容、维护民主选举、支持统一的数据隐私规则、让用户更好地掌控自己的数据。

固然科技巨头们很难摆脱垄断的责备,但能否真的到了非拆不可的地步,外界反响不一。

目前已有多位共和党议员表态支持沃伦的拆分计划,以为今天美国科技巨头的权益比之前的规范石油、美国ATT都大。

但也有质疑派称,拆分对胜利企业来说是一项打击。

《华尔街日报》刊文称,“商业周期自有其特定规律,政治究竟无法凌驾于商业周期之上。

”“拆分作为救济措施,普通仅在并购案件中运用。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反垄断法律效劳中心主任潘志成通知南都记者,很多案件常常是并购构成垄断,事后发现具有竞争损伤的结果,进而起诉到法院中止拆分。

“而在非并购的背景下,我以为将一个自身生长起来的大公司中止拆分是很稀有的,也难以得到司法界的支持。

”潘志成说。

他举了早前美国政府诉分离制鞋机器(United Shoe Machinery)的案例,该案在1953年初审阶段,司法部指控占领市场份额85%的分离制鞋机器涉嫌垄断,请求法院将其拆分红三个公司。

但是初审法官Wyzanski拒绝了这项央求,理由是“拆分的目的是让市场的竞争愈加充沛,而不是让市场的竞争力降落,因而把一个活生生的企业拆分红三个企业是不理想的。

”不过后来,美国司法部上诉至最高法院,这个案子被发回重审。

最后双方达成同意判决,分离制鞋机器自愿拆分出部分租赁和销售机器的业务,降低了33%的市场份额。

不同于过去的反垄断背景,在今天网络和数据经济环境下,潘志成说,“应当更注重融合,注重创新竞争。

”大数据时期,数据好比“石油”。

各家科技公司强劲竞争力的一个表现就在于控制了大量用户数据,并可对数据中止汇集和剖析,从而发明价值。

“在什么样的意义上拆分?从数据的角度思索,似乎更不理想。

”丁晓东通知南都记者,关于数据更多需求规范的是数据的合理应用,以及算法运用层面的严厉规制。

丁晓东说,即便科技巨头构成垄断,也有比强行拆分更好的处置办法。

作为硅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霍夫曼关于突破Facebook的观念也持承认态度―――“显然,Facebook需求遭到监管,但拆分并非良策。

”霍夫曼说,固然Facebook胜利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使其在美国和许多其他市场占领明显的主导位置,但在美国还有Snap,LinkedIn和Telegraph等社交媒体,固然它们的范围不及Facebook.在霍夫曼看来,Facebook是美国社交网络的王者,就像微信之于中国,LINE之于日本,KakaoTalk之于韩国一样。

即便退一步,真的把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 App分红三个独立的公司,谁能保证它们各自由维护用户数据和公众利益方面就能做得更好呢?因而,比起拆分,霍夫曼更支持经过社交网络之间的自由和开放沟通来终了伪垄断的局面,让较小的社交平台也能够在对等的竞争环境中展开与创新。

同时他还以为,应该采取更严厉的用户数据管理规则来处置现有的问题。

“监管是重要和必要的,但我不以为分拆公司是正确的道路。

”最近接纳Instagram的脸书前新闻主管Adam Mosseri在Twitter上回应休斯,“假如你有开放的态度,我会很乐意和你聊聊的。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声明:本站所有新闻及新闻图片来源于其他网站,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0046945号-54

客户服务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时代人物网 All Rights Reserved